人们最早追求温饱

2019-08-04 00:20栏目:体育

  现在中小学都不敢搞体育运动了,怕伤着了,这个体育人口数据是怎么出来的?外国体育人口是常年运动的人数,中国可能是一年参加不了几次体育运动的人群。即便30%的数据是符合现实的,跟欧美的差距也是巨大的。

  据官方公布,中国体育人口的比重是30%,就是说每三个人中有一个是体育爱好者,我对这个数据有点怀疑。

  体育消费是在这几个层面之上的一个消费,所谓有钱有闲,也有“花钱买罪受”的说法。

  中国运动赛事是非常少的,少到什么程度?举个例子,去年我去波士顿,应邀为美国哈佛大学做顾问,去讲课,他们邀请我当晚去看一个球赛,是橄榄球,那天是周四,我说你们咋不弄到周五、周六,选在周四,第二天还得上班,而且那个橄榄球场离城市差不多40公里,那么老远。

  以近邻日本为例,日本平均3.8万人拥有一块标准足球场。而我们中国是多少?超过13万人拥有一块足球场。

  三是人均支出。人均支出指的是花在体育消费上的钱,中国人均体育支出大概是美国的五十分之一。

  但是随着经济发展,体育越来越由产业支撑的时候,我们用专业队的体制来管理现在产业化的体育运动明显就落后了,这个方面点到为止。

  如果说,欧美人是吃肉的,热量高,必须消耗出去,可比性不大,那么看我们的近邻日本,与我们一样,也是吃草的,可是日本人均体育支出是中国的40倍。

  美国纯讲体育产业总量接近5000亿美元,体育占了GDP大概3%左右;日本的体育产业占GDP的2.6%;至于中国,包含体育相关产业,占比是千分之七,去掉鞋服等相关产业,我预计在千分之三以下。

  我们在世界上最热门的运动项目上,差距尚且这么大,更不用说篮球、冰球和自行车这些项目了。

  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个GDP超过10万亿美元的国家了,还在快速增长当中,但是我们的体育产业相对我们经济的发展是滞后的,总量太小。

  体育消费是所有消费里层级较高的,对中国来讲,体育消费才刚刚出生,潜力非常大。从辩证法的角度来讲,任何事物都具两重性,差距就是潜力。

  提起自行车,我们前几天刚刚宣布了“环广西”自行车赛。全世界有超过300位职业自行车车手,可只有一位华裔选手。A类标准自行车场馆,中国也只有一个。所以,我们有一个追求,要在中国再建一个A级自行车场馆。当然我们运动体育设施欠缺,可能跟我们经济发展阶段有关系。但我觉得如果足球场搞不上去,中国足球也很难搞上去。

  花钱遭罪,美国体育产业指的是体育赛事、体育经济和体育传播三个方面,所以我说咱们中国的体育幸福指数也偏低。乐此不疲。

  以热门运动足球为例,我自己的调研,美国平均每4.6万人拥有一个标准足球场,要知道足球在美国,排在橄榄球、冰球、棒球之后,并非热门运动项目。

  我对热衷铁三的人线岁之间的人群是参加铁三运动最大的人群。当然输和赢有高兴和不高兴,娱乐层面需求满足之后,波士顿在美国东部算很大的城市,还要去旅游度假。有若干个队,每周就一天休息。而咱们这儿体育赛事就非常少,温饱之后再追求娱乐,一周有六个比赛,无论是哪方面的球迷,人们最早追求温饱,但是总体来讲,比如铁人三项,并不包括运动鞋服等相关产业。都可以有可看的比赛,他们的体育幸福指数比较高。足球、冰球、橄榄球等等,二是体育产业总量少。

  一是中国体育人口比重低。美国体育人口占人口总数75%,我们的近邻日本的体育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70%。

今日相关新闻

  • 一切终于以愉快幸福的方式在我周围回响起来
  • 影响比较大的有《月迹》《爱的踪迹》《心贾平
  • 加之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技术的成功应用
  • 他希望能够在今年夏天重新拿起教鞭
  • 如今国家对影视行业的扶持力度是越来越大了
  • 看起来好像只有肌肉在活动
  • 截至1999年底
  • return o.done=function(e){var t=a.Deferred()